【戰疫詩篇】李朝潤:兩種紅手印的思緒
2020-02-20 12:55:44

1978年12月的一天,

夜色寒冷,

淮水邊,小崗村,

18個農民的紅手印,

冬天里,摁出驚蟄的雷聲。


立志刨掉窮根的泥腿子,

土地上,第二次解放,

喜悅的心情,

像解凍的小溪河一路歡騰。


中國農村的改革,

就此拉開序幕,

拓荒播種的歌謠,

隨著南風扭動搖滾。

廣袤的原野,被汗水浸透,

希望,復蘇,

光彩,重生。


42年后,

成千上萬的紅手印,

出現在歲月的瞳仁。

2020,庚子年,

數九時分,

一種形如冠狀的病毒,

引發一場沒有槍林彈雨的戰爭。


千百年來,第一次戴上口罩過春節的中國,

用宅家堅守與馳援圍殲的方式,

全民阻擊、全面設防、全線布陣。


非常之期凝聚非常之力,

城鄉一體,軍地一人;

非常之役應對非常之疫,

同舟共濟,決戰江城。


一個個紅手印,

以白衣戰士的名義,

發出最感人最響亮的誓言,

邁上最圣潔最鏗鏘的行程。


與時間賽跑,去護佑生命,

與病魔抗衡,去搶救生命;

與死神較量,去奪回生命。

緊急中號令中,

出征,出征,

義無反顧地出征!


不畏險境,

何懼犧牲,

熾熱的愛,

永遠不會倒下,

就像天空溫暖的太陽,

也似病房祈福的明燈。


面對疫情所帶來的焦慮、驚慌、痛苦和悲憤,

看著紅手印向死而生的清晰指紋,

一種良知、一種責任、一種道義、一種真誠,

無不考問著我們每一個人。


俯仰天地,

我們應怎樣立命?

環顧自然,

我們該怎樣安身?

大難中,如何振奮一個民族的精神?

大災中,如何強塑一個國家的靈魂?


也許有人會說,

當年的紅手印,

與當下的紅手印,

不可并提、不可同論。


其實不然。

盡管背景不一、原因不同,

但都把我們帶入深深的思索,

從個體、社會、家國的多個維度,

給人歷史地、現實地啟蒙。


如果說,當年的紅手印,

盼的是活命,圖的是生存,

是對一種頑固性舊觀念的小心下藥,

是對一種傳統性僵化癥的大膽扎針;

那么,今天的紅手印,

想的是舍命,為的是蒼生,

是對一種變異性新病毒的總體防控,

是對一種現代性流行病的舉國會診。


從擺脫貧困,

將小康愿景的春泥開墾,

到走向富裕,

將小康的日子迎進家門,

生命至上,民生為本,

兩種紅手印,

擁有一樣鮮明的特征。


紅手印,

不但按在大地的胸口,

呼喚著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紅手印,

也映在人民的心頭,

成為新時代人間大愛的見證。


洋溢草根氣息的紅手印啊,

它將奮斗的基因,

植入神州古老的厚土;

充滿人性關懷的紅手印,

它將免疫的抗體,

賦予華夏年輕的子孫。


我們的祖國一一東方的巨人,

因此,才會更加健壯、更加強盛。

你看,他正握緊堅定的信念,

踏平坎坷,向著春回的山嶺攀登。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