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作家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樣的?科幻作家七月直播聊新書
2020-02-22 19:25:12

去年底,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打造的長篇科幻小說《群星》正式發布,該書作者作家七月算是科幻圈中最老的新作者,尚未成年便發表作品,大學畢業后投身游戲業,十年未再動筆。此間,開過幾家公司,輾轉華東、華南、華北,繞中國一圈后終于重回成都定居,并以創作為生。目前,已出版兩本科幻作品集、長篇奇幻小說《賦名師》。《群星》是七月“二次出道”后創作的第一部作品。今天下午,七月在網上開通直播,與網友一起聊了聊他自己對科幻的理解。

科幻一直思考的是什么?

“一個是對世界的影響,一個是影響后我們的反思和思考”

七月從科幻作家鼻祖瑪麗雪萊開始聊起,“瑪麗雪萊寫的第一篇科幻小說叫做《弗蘭肯斯坦》,這篇小說被公認為第一個科幻小說”,七月說在《弗蘭肯斯坦》里面瑪麗雪萊同時思考了這樣兩個問題:一是科學本身對原來世界的改變;二是科學家對于這樣力量的使用會不會對世界有一些幫助。“這就是科幻一直在反思的兩點,一個是它對世界的影響,一個是對世界造成影響以后我們的反思和我們的思考。這就形成了科幻最基礎的母題,從此以后科幻作家,不管是凡爾納還是今后的很多作家,這些作家以怎樣的眼光看這個世界,其實是一整套、一個系列,直到現在,包括中國的科幻作家,到劉慈欣,包括到我寫《群星》,其實都是這個反思的不同角度,當然大家有各自的伸展和延伸”。


劉慈欣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樣的?

“他眼中的世界有種超然規律的出現改變了世界”

七月之后又聊起了大家比較熟悉的克拉克和劉慈欣,因為劉慈欣的緣故,很多人對克拉克這個名字如雷貫耳,因為他是劉慈欣老師的偶像。“克拉克不太關心人類,這和劉慈欣老師很像,不關心人類,只關心宇宙的絕對規律”。那么劉慈欣眼中的世界又是什么樣的呢?“他眼中的世界有一種非常強大的、不可控的超然規律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比如《三體》就是講黑暗森林這套規則統治了宇宙,我們的宇宙是按黑暗森林的規則來運轉,我們怎么面對這個規則,當我們認識到這個規則以后,我們意識到宇宙非常殘暴,我們在這樣的殘暴宇宙中要怎樣生活。劉慈欣老師在里面提出面壁者計劃等特別有意思的概念。我們看到的是科學提出了一些疑問,科學提出的這些疑問改變我們對現有世界的傳統認知,這時候提出的問題是我們在這樣的新世界里面怎樣生存下來,接下來作者回答我們怎樣生存下來。”。


《群星》里講的世界是什么樣的?

“我們面臨的宇宙規則其實都是假的”

那么回到七月的新書《群星》,這本書里提出的世界概念又是什么樣的呢?“我們面臨的宇宙規則其實是假的。現在科學物理學也好,各種各樣的科學也好,所探索到的宇宙規則,我們認為是全宇宙的一個規則。但其實這個事情是不一定的,因為我們做實驗、我們所了解到的所有范圍僅限于我們周邊,更準確說是地球附近,或者說太陽系,所以我們所探知的規則適用于太陽系內部。我們沒有辦法完完整整的探知宇宙規則,我們能探知的僅僅是我們所認知的身邊的規則。我們探知的這些規則真的就是宇宙的絕對規則嗎?其實不一定的,我們探知的規則也許是假的,也許是別人創造出來編給我們看的,也許我們看到的宇宙規則是我們戴上VI眼鏡的”。七月說這就是《群星》里面提出的基本世界觀。“在我的小說里有一個構造者的超級文明,它為了許許多多像太陽系一樣的實驗品,創造各種各樣的規則,每個規則里面都有像地球一樣的實驗品,我們就生存在一個叫太陽系的實驗器中間。終于有一天我們的科技發展到某種程度,我們有機會去突破這個實驗器的規則,我們能夠打開宇宙,可以看到宇宙真實規則,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去做些什么呢?這就是這部小說的基本邏輯”。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黃彥文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