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語音日志?|98年出生的他是國家中醫醫療隊(江蘇)中年齡最小的男護士
2020-02-22 21:41:56

同齡的年輕人可能還在任性,但98年出生的護士韓旭東,已經成為了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救治一線的一名“戰士”。韓旭東來自南京市中醫院重癥監護室,得知抗疫前線需要支援的消息后,他第一時間主動報名。雖然不放心兒子一個人在外,但深明大義的父母還是選擇支持韓旭東的決定,韓爸爸告訴記者,“現在每天都和兒子微信交流,感覺他一下子長大了!”

前線再忙都記得給父母報平安

韓旭東是安徽人,2018年,他從宣城的一所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來到了南京市中醫院當護士,父母則留在老家蕪湖。盡管工作才不到兩年時間,但韓旭東一大半的時間都在南京市中醫院的ICU度過。ICU12小時輪班的“魔鬼訓練”讓韓旭東積累了豐富的重癥護理經驗。

得知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線需要醫務人員的消息后,父母自然而然聯想到了從事中重癥監護工作的兒子,“肯定舍不得他去啊,就這么一個寶貝。”韓爸爸告訴記者,“后來我們和孩子約定,要是單位要求,那就去,這是工作。但他自己不要主動去報名。”

然而,看到護士長在微信群里發出前線召集令的那一刻,韓旭東還是熱血滿腔的主動報了名。“我覺得這種時刻必須要上,但爸媽肯定是要瞞著的,不然他們肯定會擔心。”韓旭東甚至想好了和瞞著父母的全套流程。

善意的謊言很快因為南京市中醫院的一則微信而穿幫。原來,韓旭東不僅報了名,還寫下了請戰書。醫院將所有出征醫護人員的請戰書制作成了微信做了推送,時刻關注兒子動態的父母自然知道了兒子的“謊言”。

“自從兒子到了武漢,他媽媽天天都微信叮囑他,要注意安全,要做好個人防護。”韓爸爸笑言,家里多了一個“唐僧”。父母的念叨韓旭東一點都不覺得厭煩。“在這之前,我沒有這么頻繁的和父母交流過。” 韓旭東透露了一個小細節。平時在南京上班,韓旭東平均每周和父母聯系一次,然而來到武漢后,和父母交流的次數反而變多了。父母對韓旭東的要求是,哪怕微信里只發一個表情也好。“工作再忙,我都會記得給爸媽發微信,哪怕是一個表情,讓他們知道我是平安的。”

每天收到兒子的微信,成了老兩口最開心的事,“知道和我們報平安,感覺兒子一下子長大了!”

同事和患者都把他當家人寵著

“在這里,我的年齡是聊天的談資之一。”韓旭東回憶,自己在大花山方艙醫院第一次上班就是個大夜班,從晚上3點上到早晨9點。“當時患者也是第一次進駐大花山,所以晚上都睡不著,我就陪著他們聊天,讓他們猜猜我的年齡,結果基本沒人猜對。”雖然與患者之間隔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但韓旭東迅速和他們“打成一片”,“還有人猜我大概二十五六歲,我就想呀,我有這么成熟嗎?”

得知韓旭東98年出生,今年才22歲后,一位患者忍不住拉住了他的手,“你和我的兒子一樣大!”很快,護士隊伍里有個98年生的小伙子的消息迅速傳開,長輩們紛紛和韓旭東話起了家常。了解到韓旭東是南京市中醫院功法隊的骨干成員后,總有阿姨輩的患者主動找到韓旭東,邀請他帶著大家一起練習功法。“患者還主動幫我們搬運物資,大家真的親切得像一家人一樣。” 韓旭東說。

同事之間就更不用說了,和韓旭東一起搭班的同事91年生,處處都照顧著韓旭東。“每次給患者測完血壓和血氧飽和度后,他總會按住我,讓我坐下歇會兒,他拿著記錄的數據去做整理,很照顧我了。”

心理年齡遠比實際年齡成熟

在國家中醫醫療隊(江蘇)的醫務人員中,韓旭東的年齡是最小的。同事們親切得稱呼他“旭東”,一起來支援前線的好哥們兒張亞濤則干脆喊他“阿東”。“阿東年齡雖然小,但操作經驗卻豐富的很。”張亞濤告訴記者,大家眼中的“弟弟”心理年齡遠比實際年齡要成熟。“在人群里他也不怎么說話,有點悶,但只要你主動和他聊天,打開了話匣子,他還是很能說的。”

雖然是重癥監護的老手,但在穿脫防護服時,韓旭東還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煩”。“第一次在大花山方艙醫院上班時,由于臉上沒有做好防護,加上長時間穿戴全套防護服,所以被N95口罩壓出了很深的痕跡。”韓旭東發來了第一次上班介紹后的自拍照,滿臉都是壓痕。“大花山方艙醫院有800多個床位,5個省的醫生在全方位接管,但脫防護服的通道只有一個,所以我們得排隊。”早上9點下班后,韓旭東一直排隊到11點才順利脫下了防護服。回到駐地已經是12點了。盡管辛苦,但韓旭東覺得值得,“這個時候,我們不上誰上!”

“護士這個職業在很多人眼中就是打針和吊水,其實不是的。”韓旭東思考著護理工作之于自己的意義,“舉個例子,這一次來前線的醫務人員中,粗略估計七成是護理團隊,這就充分說明了護理的重要性。”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甜子

剪輯  戎毅曄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