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鞠躬的老人叫梅藤更
2020-02-24 14:59:58

鞠躬照

網絡熱傳的這張照片是一張非常著名的歷史照片。照片中的老人是英國傳教士梅藤更(又譯梅藤根)。一般認為,這是在廣濟醫院拍攝的。廣濟醫院,也就是現在的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浙大二院)。醫院門口便依照這幅照片做了一組雕塑——戴禮帽的梅藤更,和中國小患者,互相鞠躬。

廣濟醫院是一座古老的醫院,在兩個月前它剛剛度過150周歲的生日。

1870年之前,那里原本是一座戒煙所,英國圣公會在此基礎上創建了大方伯醫院。1871年,他們派傳教士甘爾德到杭州主持工作,正式改名為“廣濟醫院”。1881年,梅藤更夫婦來到杭州,主持廣濟醫院。這一年,梅藤更25歲,妻子佛羅倫斯·南丁格爾·史密斯19歲,她是一位女護士(她出身上流家庭。母親麥克維卡上校是名注冊護士,被護理事業的創始人、著名護士弗洛倫斯·南丁格爾的故事所打動,便以她之名為女兒的名字,希望女兒能夠將南丁格爾的精神傳承下去)。

之后,梅藤更努力將廣濟醫院打造成“遠東最好的醫院”之一,到1926年梅藤更退休離任時,廣濟醫院已有500張病床、3個手術室、住院病人4000例左右。

除廣濟醫院外,梅藤更還創建了麻風病院、骨科醫院、西湖肺癆病醫院以及廣濟醫校。

梅藤更特別懂得包裝自己。他擺拍了許多張照片,比如騎馬出診,在藥房工作,包括這張著名的“鞠躬照”,許多網友也點明這一點,在當時的攝影條件下,是抓拍不到這么精彩的瞬間的。

梅藤更把這些照片做成明信片,寄給教會或基金會,以便更容易得到他們的幫助。如麻風病院建立過程中,麻風救濟會便發揮了作用。麻風救濟會是1874年由英國人韋爾斯利·貝利在愛爾蘭創立的。

鑒于中國的麻風病人較多,梅藤更向在愛丁堡的麻風救濟會求助,建成男麻風病房和女麻風病房。“患者只須第一次交納掛號費五元之外,以后終生不納分文費用,一直要養到他們天年告終為止”。梅藤更夫婦1926年離開中國返回英國老家時,麻風病院有60多名住院病人,此前部分患者通過大楓子治療已完全治愈。

    梅藤更有一個愛好,是駕一輛驢車繞西湖轉一圈


1912年至1917年間,梅藤更為了爭取一筆贊助經費,與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有過二百余封來往書信。浙江大學沈弘教授從海外搜尋到了這些信件。

這些信,也保留了那個時代的歷史信息。

“在中國,通風是件很難實行的事情,除非繞開病人們。他們從來不通風,認為自己的空氣比外面的新鮮空氣要暖和。當然,室內的空氣有時也新鮮,尤其在天冷的時候,細菌受到控制,差不多休眠了。”( 1917年3月17日)

“現在,兒童頭上的紅色帶被認為是他們打過天花預防針的證明。雖然我們想要兒童冬天的時候再過來打預防針,那時候是最佳時間,但是剛才有些兒童還是過來打了。幾年前,絕大部分的中國人蔑視接種,但是現在可喜的是,他們愿意采取預防措施。無論如何,他們變得更加開明了。打預防針的人數在逐年上升,但是還是有人存懷疑態度,半數的人意識到接種的真正價值,半數的人覺得接種是危險的……死于天花的人的尸體被放置在顯眼的地方,在放入棺材前被所有的親戚朋友圍住,這將引發巨大的危險,當局目前也沒做任何的努力去勸誡。首先,中國人排斥消毒殺菌的觀念是根深蒂固的,如果這里有隔離醫院的話,他們不會同意把病人送過去,事實上這里也沒有隔離醫院。應當給官員和民眾作關于傳染病的演講,在他們面前做示范表演,證明消毒殺菌對財產、絲綢和緞面沒有損害。現在很多人成功接種過,應當在天花病人的住處為病人治療,試著給房屋消毒。這項工作無疑很困難,但比起把房子燒掉,給中國房屋消毒的確是唯一的辦法。”(1917年4月 28日)

從這些信息可以看到,當時的國人健康衛生知識的匱乏,以及他們對現代醫學衛生知識接受的過程。

另外,據媒體報道,除了傳教士、醫院院長之外,梅藤更還是一位成功的房地產生意人。在杭州城幾十年間,他擁有幾十棟別墅。

1926年,梅藤更離開中國,1934年8月30日在蘇格蘭老家辭世,享年79歲。

資料來源:

梅藤更和蘇達立的故事,孫雯,文化交流2020.1;

梅藤更筆下的杭州記憶,張煜 馬慶凱 沈弘,文化藝術研究2016.4

近代杭州廣濟麻風院的建立及其歷史影響,王思齊 聞霞 王景權,中國麻風皮膚病雜志2017.10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