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機器人之二丨我們需要什么樣的交流,什么樣的陪伴機器人?
2020-02-29 19:24:29

有萬能口袋的“藍胖子”機器貓,圓滾滾軟綿綿的“暖男”大白,溫暖可愛又單純堅定的“垃圾工”瓦力……看完電影,誰都會想要有個溫暖的機器人玩伴。不久前,《星球大戰》最新一集上映,在掀起一代老“星戰”迷回憶的同時,電影中的小機器人聚會又讓小“星戰”迷們興奮不已。為什么這么多的電影和動畫片都選擇了陪伴機器人這一主題?人類為什么需要陪伴機器人?如果讓你選擇一個暖心的機器人玩伴陪你回家過年,你會PICK哪一個TA呢?日前,揚子晚報記者就此采訪了江蘇省人民醫院臨床心理科王昊飛主治醫師,邀請他來解析一下人與機器人的“情感連接”。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彥

我都已經上班了,為什么還喜歡看哆啦A夢?

越長大越孤單,陪伴始終有“市場”

95后小楊已經開始工作了,閑來卻還是忍不住在手機上點開《哆啦A夢》看上一會兒,尤其是加完班一個人回到家,“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動畫角色就是哆啦A 夢了,就感覺什么事都難不倒它。可能我在心理上還不成熟吧,”小楊說,如果可以帶一個機器人回家過年,他肯定選擇“藍胖子”哆啦A夢。

相比之下,80后的趙先生看起動畫片來“理直氣壯”——兒子今年 6 歲,當爸爸的自然要陪娃一起看,“有時候我比兒子還入迷”。本月初,他帶著全家一起去看《星球大戰》,為了提高兒子的興趣,看之前還給兒子好好“科普”了一通星戰中的小機器人們。如果帶一個機器人回家的話,“星戰里的我都很喜歡,具體哪一個,選擇權就交給兒子吧。”

90后的張小姐最喜歡的是大白,她的臥室里就有一個大白模樣的毛絨玩具,“要是以后的男朋友有 TA 一半暖,我就滿足了。”

對于陪伴的需求,我們都有體會。“小孩子會粘媽媽爸爸,或是某個親人,也會把情感投注在某個物體上,比如一個娃娃、一個小熊甚至是一小塊毛巾上,這些熟悉的物體能夠起到安慰作用,給予他們安全感。”江蘇省人民醫院臨床心理科王昊飛主治醫師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內心會逐漸獨立起來,對來自外界的人或物的撫慰的需求變少了,我們能夠忍受等待,忍受一定程度的寂寞,這是人類非常高級的功能。

但對陪伴的情感需求,每個人的程度仍然是不一樣的。自我功能越健全,行為也就表現得越獨立。有些人只需要朋友間正常的交流與交往,對分離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有些人就表現得更為“黏人”,更容易對他人產生信賴與依賴,他們對陪伴的需求也更多、更頻繁。

孩子長大了散在外地,故鄉的“空巢老人”想要身邊有個說話的人;家長忙于加班工作,也想給孩子更多溫暖的擁抱——光是這一老一小兩大群體,陪伴機器人看起來就有很大的市場。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交流,什么樣的陪伴機器人?

如果TA只能聽懂人類說話,仍然不夠“暖”

無論是功能型的還是情感型的陪伴機器人,能聽懂說話、能給予回應,都是目前很多機器人技術攻關的重點之一,也是身為機器人最基本的能力。不過在王昊飛醫生看來,“會說話”并不是建立人與機器人信賴關系的重點。

“語言其實是人和人接觸中最抽象的一種交流方式。”王昊飛醫生說,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在語言之外還有很多渠道,比如說懷抱一個小寶寶的肢體接觸,說話時的眼神對視等等,都能達到信息與情感傳遞的目的。這種非語言交流的部分是有溫度的,但在現階段機器人的開發程度上,往往是被省略掉的。

同時,一句話僅僅是多了幾個字,或是用不同的語氣來講,表達的意思也是不相同的,這在心理學上叫做語言的“元信息”。人類之間的交流大部分情況下可以輕松獲取這種“元信息”,讀出這種“話里有話”,但對人工智能來說,這種解讀能力在現階段仍然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其實對于情感陪伴來說,語言甚至可以說是最不重要的。”王昊飛醫生舉了個例子,一年不見的親人,在一起說的最多的可能都是無意義的“廢話”,但這并不影響情感的交流。很多人會把情感投注在不會說話的寵物身上,把寵物當成家人,但在現階段面對陪伴機器人,仍然會把它們當成一件工具、一個玩具,很難真正投入真情實感。


會不會有一天,人類真的愛上TA?

當我們談論機器貓、大白,我們已經在說另一個世界

電影銀幕上,也有越來越多的作品開始討論“愛上機器人”這個話題。王昊飛醫生告訴記者,這些影視作品中的機器人,他們會有人的情感反應,甚至讓人察覺不出他們是機器人,其實已經消弭了人與機器人之間的界限,他們更像是個“人”,這是現在的科技到達不了的高度,已經是“另外一個世界的話題”。

不同性格的同伴陪伴,肯定會對孩子的個性、待人接物的方式產生影響,但至少在目前,“挑選合適的同伴”是個偽命題。王昊飛醫生說,沒有說外向的或是內向的、勇敢的或是沉靜的,哪種性格更優秀,也沒有說相似的或是互補的同伴,對孩子的發展更有利。在小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不管孩子的個性如何,同伴都應該是多樣化的,就像這個世界一樣并不是單一的,不建議家長對“玩伴”進行過濾。

至于“愛上人工智能”,也可以預見完全有可能會發生。即便在當下的現實世界,有些人的情感投注也是異于常人的,戀物癖、愛上非人類,比較少見,但都是存在的。當人工智能的發達程度模糊掉人與機器的界限之后,愛上人工智能的感覺可能無異于“愛上一個人”,其倫理上的合理性也需要交給未來去判斷。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